张家口罗氏建工集团假5G通信工程“绝妙”的骗局:涉嫌诈骗上亿元

2020-05-01 18:07   内蒙古晨报   编辑:王海清

  晨报融媒记者 赵新宇 实习记者苏畅

  施工无难度,回报百十万起步?

  中标知名国家级通信运营商“5G通信工程”项目?

  全国数百起诈骗案件接踵而至。

  假合同、假项目、假代理商?

  张家口罗氏建工集团假5G通信工程,嫌犯取保候审期间,仍伪造公章继续行骗,涉案金额上亿元。

微信图片_20200501180739.jpg

  假5G工程施工现场

  1

  施工1米支付50元工费,巨额工程款诱惑重重

  家住呼和浩特市的张霞(化名)说,自己还有近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5G通信工程”施工方们分别被张家口罗氏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开鲁县嬴政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拖欠巨额工程款,如今大家已对能否拿回工程款产生怀疑,于是共同准备材料,将向警方报案。

  张霞告诉记者,2019年7月18日,她的丈夫王龙(化名)与张家口罗氏建筑工程集团(张家口劳务派遣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名为中国通信机电桩工程的合同,合同签订地点在该公司的乌兰察布市集宁区项目部,签订人名为张金龙。

  张霞说,她与丈夫听张金龙描述,张家口罗氏建筑工程集团的项目内容为,只需由自己与丈夫自主组织工人在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黄羊城将所谓的“中国移动5G管道”进行“开沟、下管、回填、基础井挖掘、清理工程渣土垃圾并将所挖土地基本恢复原貌”,罗氏建筑工程集团将以每施工1米50元的价格向张霞付款。

  在巨额工程款的诱惑之下,张霞夫妇与张金龙签订合同后便组织工人开始施工。

  6个月过后,张霞夫妇承揽的工程已完成7.63公里,包括工人的工资在内,工程总价共计38.15万元,在施工途中,集宁项目部负责人来庆生曾多次要求张霞夫妇缴纳30万元的工程保证金,但张霞夫妇因个人经济状况并未上交。

  至2020年4月13日为止,张家口罗氏建筑工程集团只向张霞夫妇支付了7.2万元工程款,而当张霞多次与张金龙、集宁项目部负责人来庆生、公司法人罗桂全取得联系要求支付剩余的30.95万元工程款时,对方在多次推诿后还拉黑了张霞的手机号码,此时的张霞夫妇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早已卷入了一场“绝妙”的骗局之中。

  2

  公安部门早已多次发布预警

  2019年9月28日,包头市公安局曾发布一篇名为《包头市公安局紧急预警》的文章,警告市民,近期内蒙古多个盟市出现了以“5G通信工程建设”为名实施诈骗的案件。具体手法为犯罪分子以“5G施工项目部”的名义,伪造工程项目,发布工程分包的通告,收取工程保证金。同时,犯罪分子为提高可信度,开始阶段会自己雇佣人员以乙方名义进行零星施工,从而起到广告效果,骗取当地及外地不知情人员缴纳保证金,并从收取的保证金中进行前期运作,待保证金收益最大化的时候甲方撤离,遗留烂尾工程。

  目前,内蒙古5G网络仅在呼和浩特市区内建设,基础电信运营企业没有在内蒙古农村开展5G网络建设,请广大市民提高警惕,避免被骗。

  2020年1月23日,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也曾发布一篇名为《警惕以5G通信工程为名实施合同诈骗的预警》的文章,讲述新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已立案侦查一起合同诈骗案件,案件内容为张家口罗氏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法人罗桂全自称是内蒙古地区中国移动5G施工项目中标单位,与报案人签订《5G机电桩框架协议》,同时还收取了报案人300万元保证金,但是经查证,张家口罗氏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并未中标此项目。

  3

  施工1米支付110元工费,项目未做,先收200万元材料保证金

  2020年4月28日,天津人二勇也联系到了记者,讲述了他的遭遇和他当前掌握的一些具体情况。

  据二勇介绍,张家口罗氏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北京好兄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而北京好兄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正是张家口罗氏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法人的母亲张元芳。

  二勇说,2019年4月28日,罗氏集团与北京和田合瑞有限公司在石家庄联合召开了一次发布会,与会人数约有200,发布会内容即动员到场的各位参与到“中移建设5G通信工程”的项目之中,自称是中国通讯副总的一位名为安宝强的男士还到场作了发言。

  发布会结束后,二勇主动找到了罗桂全,要求加入“5G通信工程”项目,而罗桂全也向二勇开出了与张霞夫妇遭遇同样的优厚条件,并与二勇签订合同,承诺将内蒙古锡林浩特市内全部的“5G”管道工程都分配给二勇来做。

  2019年5月24日,二勇向罗桂全母亲张元芳的银行账户上打款5万元作为定金。

  5月25日,二勇又向罗桂全母亲张元芳的银行账户上打款195万元,这共计200万元是罗桂全向二勇收取的全部保证金,罗桂全解释,收取保证金的目的是防止二勇在施工途中不慎遗失工程材料,当后期为二勇结清工程款时,将全部归还。

  按照罗桂全的要求,二勇在锡林浩特市租好了房子作为工程项目部,并高薪聘用了罗氏集团指定的电脑技术员。

  罗桂全与二勇约定,缴纳定金后的18天即可动工,但是到了约定日期,罗氏集团却并没有将工程材料“5G PVC九孔管”运送到二勇那里,在二勇的反复催促下,6月15日,罗氏集团终于为二勇发去了第一车管道。

  二勇说,罗桂全对于整个工程项目的解释很模糊,他也只是听罗桂全讲,“为了发展国家的5G工程,将来5G将要在地下穿线,所以前期需要他们在地下埋好5G管道”。

  6月25日,二勇联系罗桂全希望他再给自己发送一批管道时,罗桂全失联了。

  7月13日,二勇得知,罗桂全失联那天,是被河北省宣化县公安局经侦大队逮捕了,而13日,正是罗桂全被取保候审的日子。

  在罗桂全取保候审期间,公安局没收了他的公章,并查封了他的涉案账户,但是罗桂全仍刻制了新的印章继续收取“5G工程”保证金。

  二勇说,得知罗桂全被取保候审后,他对于罗桂全承诺自己的收益变得更加深信不疑,但当他再次见到罗桂全时,罗桂全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却让二勇感到自己“被骗了”。

  二勇说,罗桂全告诉自己,“5G工程”如今已不归最初的中移建设管辖,而是由“中国广电”接管了,二勇当即要求罗桂全向自己退款,而罗桂全只退给二勇一百万元左右,剩下的一百万元却迟迟未还。

  二勇随后向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报了案。

  4

  “5G工程”赚钱口口相传,贷款也要排着队交保证金

  4月29日上午,记者见到了另两位来自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的受害人,分别是刘志勇和他的姐夫陈树平。

  刘志勇说,2019年5月25日,自己和姐夫共同开始组织工人实施“5G工程”的施工活动,还向罗氏集团某分包商田泽军交了20万元的材料保证金。

  直至今日,罗氏集团从未向刘志勇支付过一分钱工程款,而刘志勇和姐夫二人已经完成了约70公里的工程量,面对巨额的工人工资,刘志勇只得自掏腰包,先向工人们发放一部分工资,而欠下的银行贷款和与他人借款却迟迟无钱还上。

  刘志勇告诉记者,当初罗氏集团的工作人员打着租赁挖掘机的名义与自己村里的村民们套近乎,并故意主动向村民们透露他们正在从事的“5G通信工程”十分有利可图,使得村民们纷纷主动找到田泽军等罗氏集团工作人员要求承揽项目。

  回想缴纳材料保证金的场景,刘志勇说,村民们排着队交钱,你争我抢,生怕轮不到自己。

  5

  宣化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案件正在侦查阶段

  4月28日,记者致电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公安局经侦大队教导员霍雷,霍雷说,经侦大队至今已接到不止一份与罗桂全“5G通信工程”项目诈骗相关的报案材料,罗桂全已因涉嫌诈骗处于取保候审状态,当前宣化经侦大队已对此案立案侦查,因举报人众多,故统一处理,而不依次向受害者们发放立案通知书,一旦证据收集完备确凿,将对罗桂全等涉案人员进行起诉。

  6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

  已与河北省警方取得联系

  据呼市新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消息,2019年年底,新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已接到与罗氏集团“5G通信工程”相关的案件举报,经侦大队早已对此进行立案,当前也处于案情侦查阶段,因此案涉及省市、人数较多,金额较大,目前已与河北省警方取得了联系且将对此案的侦破工作采取一定方面的协作。

  



访问电脑版|浏览手机版|浏览数字报